当前位置:主页 > 能源互联网 >

能源互联网

互联网大厂员工“二进宫”:尴尬还是真香?

发布日期:2021-11-08 17:46   来源:未知   阅读:

  二进宫的人,我们一律不看。 在猎头公司和某 BAT 大厂的职位对焦会议中,HR 反复强调了这一点。

  所谓 二进宫 ,是互联网求职、招聘中对 回老东家 的职场人士俗称。有意思的是, 二进宫 最初是京剧传统剧目,在成为互联网圈热词前,是代指第二次再入职的意思。

  据 Tech 星球向大厂招聘人员了解,之所以有不少 HR 在面试 二进宫 人选时有顾虑,甚至直接拒绝简历,原因有三:一是担心其离职期间 混得 并不好;二是担心人选在其他公司里待的时间短,学到的新事物少,回来创造新价值的性价比低;三是二进宫者常有 能同甘不能共苦 之嫌,若其从竞对公司跳回来,职业操守更说不过去。

  另一面,想 二进宫 的求职者也常有纠结:回去会不会丢脸和尴尬?会不会错失了其他好的机会?原公司同事和老板工作中还会信任我吗?

  在行业内卷,不时伴有暴雷的现象下,垂类技能人才离职想去好公司,却常发现合适的机会并不多。 二进宫 反倒是最优选择。

  据某招聘平台的全行业调研数据,有 47.9% 的员工表示,有机会愿意回到原公司;也有 31.4% 的企业表示接纳前员工再入职,60.8% 的企业视情况而定;7.8% 明确不允许二进宫。

  作为 打工人 ,更在意的是二进宫后,事业能有哪些收获、此前的瓶颈心结能否突破、新的职场挑战和烦恼会有哪些?Tech 星球采访了几位同在一线科技公司的职场人。

  在今年两次大的教育线人员调整后,我所在的一整个团队都被优化,我也离开了字节。

  半个月后,一个新的团队在字节当中组建,我的背景里依然富含项目所需要的能力点,于是一波三折,又被字节 HR 从简历库中捞起。

  其实在走之前的一两个月,团队里大家心情都很忐忑:双减政策已经下发,业务的新方向又没确定。那时煎熬的点在于:公司接下来的想法是什么?我们还能生存下来么?当接到架构调整通知,对我来说反而是种解脱。

  我第一反应倒不是担心接下来找不到好工作,因为有做过老师的经验,去教育行业里找新机会并不难。所以离职字节后的一个月里,我很放飞自我,去做了之前一直没时间做的事情,拜访了一直没空拜访的朋友和城市。

  这次 回宫 速度,快到家人和朋友们甚至不知道我离职过,以为我一直在正常上班。

  和上半年在线教育人都在往前狂奔的状态不同,现在的新项目更倾向以一种平稳的姿态推进。过去的业务,晚上和周末的时间经常加班,现在新团队因为业务特性不同,加班少了,没了之前 卷 的氛围。通常我能在 12 点前入睡。

  回来之后工位和离开时的位置隔得很近,但周围的人已经完全和一个月前不同;我的工号、邮箱也都发生了变化。这种有点 物是人非 意味的景象,也时刻提醒我字节里 变化无时无刻都在 。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高自己的竞争力。

  经历这次裁员,也让我开始思考自己真正喜欢什么,想做哪些事情。哪怕现在成功回归了字节,我也觉得自己要考虑的职业发展层面,比曾经多了一点 长远的打算 。也会想想 职场中什么类型的资源值得积累 这样的问题,因为说不好下一次的大震荡和离开会何时到来。

  我从国内一家 211 院校本硕连读毕业,直接被阿里校招进入。算下来,第一次在职时间将近 5 年。

  奔三 的路上,总听人说 30 岁是人生的一道坎儿 。而我没想到的是这个坎儿能这么精准地卡在这儿:这一年我母亲被查出来得了严重的病,我爸还没退休,家里需要多个人手来照顾她。

  彼时我还每天在公司里加班,经常是 打仗 的状态。得知母亲的消息,我赶紧从公司晚上的帐篷里爬出来,连夜买了机票回去。

  离开阿里的决定比我想象的要坦然和顺畅。拖父亲的关系介绍,我进入了家乡当地的国企,在里面做后端开发对我能力来说绰绰有余,薪水 2 万多,在三线城市里算得上高薪。关键是多出了很多时间陪伴父母。

  跳出阿里的文化圈一段时间,终于能看清自己此前其实已进入了职场瓶颈。不仅仅是加班带来的体力透支,我努力在做的很多事儿都缺少替老板着想的视角,用力不对,长期来看也升不了职。而国企里面要求更体贴老板的想法,搞清楚如何汇报工作才能更高效、让不太懂技术的对方听懂且满意。

  当然,技术码农的核心实力,还是要看技术本身。在代码和实战上,这两年基本没有做过很复杂的活儿,再一直待着,也许今后就跳不出国企圈了。

  母亲的病渐渐好转了,她倒是很支持我重新出去闯荡。事实上,她是唯一反对我回家乡工作的人。

  之所以再次选择阿里,一是想念杭州这座城市,二是因为感恩——母亲的病,是在阿里公司福利中的父母体检中及时检察发现的。从互联网出来两年多,熟悉的环境能让我更快地调整回之前的状态。

  当然,阿里对 二进宫 的情况卡得严格,我一直是知道的,去年有朋友想二进宫回蚂蚁,结果因为离开时间没超过 3 年,简历就没通过初筛。HR 私下告诉他,当时二进宫的人要走特批,如果他入职后出现任何问题,被判定招聘事故,HRG 也要背责任。

  因此我就没有选特别核心的部门去走内推,而是选了一个相对新的、探索期业务。庆幸的是,我离职前的绩效记录一直保持良好,在 3.5 或 3.75 之间。对于相对不那么抢手、招人难度更大的 BU,能把活儿做得好的后端开发,应该不愁找不到位置。

  面试的时候,面试官们比我预想中更开明,没有想网上所说,针对 二进宫 的情况盘问不舍,重点都在考技术。 阿里是一家讲人情味的公司 ——当时隔两年,再次成功回到阿里西溪园区,我突然明白了,大公司所谓的 人情味 ,也许就是如此藏在许多微妙的细节中。

  我在华为做了快 10 年,算是忠诚度很高的员工了。离开这儿去另一家 B 轮的公司之前,我考虑了足足两个月,才跟猎头那边确认了 offer。

  我的专业方向和团队偏基础设施,这里本来女性员工就不多。团队长期招不到好的、合适的人,沟通和协作上有很多问题,导致大家效率并不高,经常扯皮。走之前可以说已经到了我承受的极限了:都 奔四 的人了,每天还要忙到 1、2 点才睡,没有时间陪孩子。

  而创业公司入职前给我的核心卖点是 外企范儿,加班少,不卷,7 点下班 。没想到进去之后,我反而成了格格不入的人:我的管理方式是学着前东家依葫芦画瓢,说线 后们并不喜欢这套,他们在背后应该没少说我坏话。最后传到了领导层里面,演变成针对我的一场批斗。

  我没有想到自己身上带着这么强的、前东家的文化烙印。那次 批斗会 结束之后,我自己是不想继续在这儿混了。领导也很佛系,没有做刻意的挽留。这次失败的跳槽让我坚定了一点:以后只在成熟的大厂里找工作。

  在从华为出来的期间,我倒是一直和前老板、前同事保持不时的沟通。说白了,也是想给自己留多一些退路。以前扯皮多,走了反而挺怀念华为的人和事儿。我有一个华为前员工同学会的群,有一次讨论起来,发现大家都有这种怀念感。

  欢迎随时回来。 华为的前老板走的时候跟我这么说。我半信半疑,因为以前不止听一个华为 HR 说过:不看二进宫的人,除非顶尖人才。但身边也有个别成功回炉的例子,他们也不是啥 顶尖人才 。

  于是再次收到华为的 offer,变成了一种奇妙的心情体验:首先,岗位要签的是外包。我当时很想说:你们是不是想拿这个 offer 来羞辱我?但老板很诚恳:现在真的没有正式岗位的职缺,先走外包形式,能转正式马上给你转。好消息是,我的月薪比我三年前离开时涨了 70%。

  创业这件事上,我一直抱有很多想法。大学校园有创业比赛,我连续拿了两年的奖。

  但我也清楚,在互联网圈子里,想要给自己的创业增加成功率,不去走一遭大厂、看一圈成熟的体制是如何运转,能少走很多弯路。

  腾讯是我走进的第二家大厂,虽然待的时间不长,但相对适应这里的工作节奏和氛围。我对当时带我们的大 Leader 有种崇拜感,不论是判断事情、团队管理、还是平时讲话,都给我一种 这才是老板应该有的样子。

  与此同时,我想要出来自己创业的心也更加难耐。2018 年,我和另外一个腾讯的同事想通了一套业务模式,两人出来合伙开了一家做 toB 解决方案的公司。

  可以想象,所有创业公司身上的问题,都出现在了我们身上。比如招人,比如销售团队的沟通和管理,比如资金。过去能在大公司的垂直职能领域里做得还不错,很多是平台赋予你的能力。创业公司要跑通所有业务的环节,对人的要求是 全能 。火烧眉毛的困难是家常便饭,每到这个时候,脑子里会浮现出之前大老板的样子,想一想换成是他,会怎么解决和摆平。

  2020 年,公司的资金链出了很大问题,合伙人被挖走。最终,我一个人支撑了不到三个月,还是宣告创业失败了。更让人头疼的是,背后还欠了一屁股债务,金额大概一百多万。

  回到腾讯,其实单纯是为了还债。但想到要从每一段职业经历里都学到一些新东西,这次面试的是另一个业务, 无视了 前 Leader 的召唤。现在我的工位还是和之前的团队在同一层,每次路过都下意识避开原团队的工位区域,怕尴尬。

  零食柜和咖啡机还在原位,大家的桌子还是乱糟糟,一下子恢复到了有公司食堂的日子,不用再像创业的时候忙到没时间点外卖——二进宫的感觉就是回到了温柔乡。

  但我不会在这儿滞留太久。也许明年,或者后年,还清债务后我很大可能是再次出去二度创业。我现在已经有了一个雏形的想法,每个周末会找投资人、其他创业的朋友聊聊天,多交流。

  因为创业过的人都明白,那种每天激情澎湃、自发想要做数不完的事情、又有十足危机感的体验,才叫爽。而这些,大厂给不到。

  算法炒房三月亏20多亿!房地产巨头大翻车:房价水太深 AI根本把握不住

  安信证券维持万华化学买入评级:福建MDI扩能巩固龙头地位,POCHP自研技术完善产业布局

  国风塑业:目前,公司已量产多种厚度规格的聚酰亚胺薄膜,包括12.5微米以下品种

  国风塑业:公司生产经营和发展战略主要集中在高分子材料、功能型膜材料、聚酰亚胺材料、绿色环保建材、新能源汽车配套材料等战略性新材料领域,公司重点发展的聚酰亚胺材料产品可应用于通讯、消费电子、芯片、柔性显示和薄膜太阳能电池等领域昆明度假酒店装修设计需要注意事澳门彩资料开马结果